玩彩网彩票·(中国)官方网站

论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方向的重要意义

  论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方向的重要意义习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宗教问题始终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的重大问题,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藏传佛教是我国宗教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以藏族群众主要信仰的宗教之一,藏传佛教工作是我们党完成落实治边稳藏战略的重大任务,是夯实党在西藏执政基础的重要体现。藏传佛教中国化是我国宗教中国化的表现之一,是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政治基础和重要前提,是依法管理藏传佛教的历史趋势和时代要求,也是藏传佛教发展的必然走向。

  任何一种宗教都是在与其社会制度相适应中生存和发展起来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历史规律。藏传佛教在我国适应社会主义制度的过程中生存和发展起来的,随着我国已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藏传佛教必须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既是藏传佛教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党依法管理藏传佛教的重要渠道,而藏传佛教中国化也就成为藏传佛教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首要任务和重要内容。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会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认为,任何一个宗教的发展都必须适应时代发展的潮流,顺应国家繁荣和民心所向,否则必然会被历史所淘汰。而藏传佛教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良好局面,是因为历代先贤大德们高举和弘扬爱国爱教的旗帜、护国利民的传统,未来,藏传佛教也必须朝着维护祖国统一、推动社会安定的方向前行,才能有光明的前景。

  青藏高原与周边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在历史上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随着青藏高原本身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而发展,规模越来越大。从整个历史发展全貌看,这种文化交流清晰呈现出向东向北倾斜的特点。几千年历史的发展,决定了青藏高原的经济文化和祖国各族人民紧密结合在一起,青藏高原的各族人民和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了中华文化,早已形成了各族人民谁也离不开谁的亲密关系。从元朝开始,藏传佛教各个教派的许多领袖和高僧继萨迦班智达之后,纷纷到内地活动,寻求中央王朝君王的支持,并把在内地兴建自己教派的寺院作为在内地扩大自己教派影响的根据地。这表明随着中国统一事业的发展和藏传佛教教派的发展,藏传佛教在内地活动已经成为一种历史发展的趋势,在宗教文化交往交流交融日益增进的同时,青藏高原和祖国内地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关系也随之有了重大的发展。从历史的维度来看,唐朝时期的文成公主、元朝时期的萨迦班智达和八思巴叔侄、明朝时期的宗喀巴大师、历代班禅尤其是十世班禅、新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喜饶嘉措等爱国高僧大德们为藏传佛教中国化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就以十世班禅为例,他的一生始终贯彻着爱国爱教、行愿无尽、慈悲喜舍、庄严国土、利乐有情和治学精神,为藏传佛教中国化树立了典范。藏传佛教在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的前提下,继承和发扬藏传佛教的优良传统,阐发藏传佛教的积极内容,抑制藏传佛教的消极因素,及时改革和调整不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内容,为谱写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西藏篇章贡献藏传佛教的力量。

  西藏和平解放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的正确领导下,藏传佛教在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历史进程中逐步继承和发扬起来,党中央先后召开了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对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提出了明确要求。当前我国已进入新时代,依据国家新的发展形势,对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方面提出了新要求。但藏传佛教在某些领域仍存在宗教消费过高、寺庙财税监管体制不健全、个别宗教界代表人士之间利益攀比等不适应新时代发展需要,需要深入研究解决。习总书记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对做好西藏工作提出了“十个必须”,其中第七个必须的内容就明确指出:“必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与之相对应的藏传佛教方面总书记直接提出,“要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推进藏传佛教中国化。”这为藏传佛教如何服务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提出了更大更高更深的要求,也为做好新时代藏传佛教教义教规阐释工作提出了指导方略。

  近些年来,国内研究宗教工作者特别是研究藏传佛教工作的学者和专家们从不同视角多领域发表诸多学术理论文章,对如何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积极引导其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具有重大的理论指导意义。

  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延绵不绝体现了爱国主义的强大精神力量。千百年来,中国宗教的兴衰一直是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一代代爱国宗教志士,出家不忘爱国,修行不忘济世,为祖国和人民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天,在中国的正确领导下,全国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中国迎来百年华诞、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的重要历史时刻,社会主义的新西藏积极倡导和支持藏传佛教界提出的“爱国爱教、利益众生”理念,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进程中保持了宗教和睦、寺庙和谐、佛事和顺的良好态势。藏传佛教本身就是佛教中国化的表现之一,藏传佛教中国化不是要求宗教界人士和广大信教群众放弃宗教信仰,而是要求他们热爱祖国,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藏传佛教广大僧众要继承和发扬爱国爱教、团结统一的优秀光荣传统,在政治上拥护中国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反对分裂主义、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的最高利益和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就是要把维护国家统一的爱国主义精神,把和谐包容、理性崇德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神深刻融于藏传佛教教义思想理念之中,从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思想基础。

  从佛教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历史轨迹来看,其教理多样、教义哲理深邃广博、文化内容兼容并蓄、处世应变灵活等鲜明特色,与不同的地域生存环境、文化传统以及社会制度等相冲撞、磨合和相互妥协、融合,从而使佛教不仅能够在不同的历史时刻摆脱各种危机,在与当地的传统文化、习俗的长期融通适应中发展。佛教传入中国的历史和途径就有人总结为:“必须适应中国古代的社会环境,必须与以皇帝为首的封建中央集权的国家相适应,与以儒家为正统的多元文化结构相适应,与以汉民族为主体的由多种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相适应,否则就难以立足,不能发展。”藏传佛教在西藏的传播过程亦是如此,藏传佛教也具备了与各种社会相适应的特点。佛教在西藏传播的过程中,在民族化、本地化的过程中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使佛教思想文化在青藏高原生根、开花、结果,说明藏传佛教为适应社会发展需要不断进行自我调节。

  佛教在青藏高原地区的传播、发展已经历了1300多年。爱国爱教、护国利民是藏传佛教中国化的优良传统和重要体现,藏传佛教爱国主义传统是整个中华民族爱国主义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佛教中国化进程的实际产物。藏传佛教僧众和寺院与民众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寺院法会、宗教节日和宗教仪式等活动的服务对象主要为寺院辐射影响范围内的民众。在社会主义历史条件下,藏传佛教的思想、教规、教义和道德规范等都在发生着一系列变化,这是藏传佛教极大的社会适应性的体现。在不断发展变化的生产关系和生活方式面前,藏传佛教对教义做出了新的解释和说明,并调整教规和组织制度,以适应发展变化着的社会。如现在藏传佛教寺院僧众法会中阐释宗教教义;解经和讲经过程中协助各寺院管理委员会解读藏族地区的相关政策;引导信众以理性的方式认识藏族地区社会经济与教育政策;以佛教慈悲利他思想构建和谐社区;以远离贪欲和妄想分别的佛教思想观照当代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藏传佛教界爱国力量所代表的基本面和正确方向,由此奠定了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基础。

  发扬藏传佛教的爱国主义精神,最有效的途径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深层、根本、永恒的主题就是中华民族所承袭的爱国主义传统。无论是宗教界人士、还是信教群众,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员,都有责任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树立公民意识,增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意识。在西藏寺庙僧尼中持续深化开展“遵行四条标准、争做先进僧尼”活动,在广大信教群众中开展“四讲四爱”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中国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新西藏史等爱国主义历史学习,培养一批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的宗教界代表人士队伍,进一步坚定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

  有明一代,来京城进贡的藏族僧人络绎不绝,汉僧入藏者也不少见,这些交往交流都促进了藏汉佛教之间的深入认识和学习互鉴。清代的汉藏佛教交流也包括藏传佛教在宫廷中的传播。北京的香山、圆明园、颐和园乃至皇宫中都有藏传佛教的寺庙和佛像、佛塔等,尤其是乾隆皇帝将其父亲的雍王府改建为祖国内地最大规模的藏传佛教的正规寺院——举世闻名的雍和宫,常被推崇为首都古代建筑的经典象征。民国时期是汉藏佛教界共同推进藏传佛教佛学研究的历史阶段,藏传佛教格鲁派、宁玛派、噶举派和萨迦派均在内地传播发展,汉藏佛学研修机构、汉地佛教寺庙建立藏传佛教密坛,举办藏密法会,成为弘传藏传佛教的机构主体。

  坚持爱国爱教和护国利民的主张,是藏传佛教坚持中国化的内在本质要求,从而使宗教的利益总是同国家的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就曾指出:“一切宗教活动要在爱国的前提下进行”。如果国家分崩离析、社会动荡不安,宗教也不可能得到发展。只有在国家和政府的引导和扶持下藏传佛教才能发挥好其积极作用;而祖国统一强大、社会发展稳定,信教群众才能有和谐美好的生活,藏传佛教也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十一班禅同样也号召藏传佛教界“爱国守法,爱教守戒”,得到了广大僧侣信众的拥护。因而,爱国守法和爱教守戒实际上就是藏传佛教各教派的戒律底线,谁触碰了这类底线,必然走向背教叛国,也就彻底违背藏传佛教经典所提倡和历代高僧大德们所承袭的爱国护国精神传统,尊法、守戒、利民(利他)更是无从谈起。

  要树立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正确对待藏传佛教,发扬和传承其积极的因素,淡化和消除其消极的因素,引导信教群众过好当下幸福的生活。“爱国爱教、遵规守法、弃恶扬善、崇尚和谐、祈求和平”是藏传佛教的优秀传统文化核心内涵。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和教育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坚持团结进步、和平宽容的态度,在保持藏传佛教基本信仰、核心教义、礼仪制度的同时,深入挖掘藏传佛教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义教规作出符合时代要求、团结向上、服务社会、利益众生的藏传佛教优良传统文化精神的阐释,使藏传佛教更好地发挥积极作用,更加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陈立健 作者系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所研究员)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信息声明诚聘英才广告服务纠错热线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E-mail: xi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京(2022)0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