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彩网彩票·(中国)官方网站

减肥下一个大空间医药方向

  减肥下一个大空间医药方向在这几年,医药行业涌现了一些超级药物,切中了巨大的临床需求,例如新冠疫苗及药物、免疫疗法药物,能造就数百亿美元的市场空间,而这些赛道,也造就了很多股票的巨大涨幅,成为每轮医药股行情中的引领者。

  因此,把握当下医药行业能产出大空间药物的方向,也就了解了未来医药股涨幅最高的方向。

  如果我们要预判整个医药行业未来一些空间巨大的药物,糖尿病治疗领域的 GLP-1RA(GLP-1 受体激动剂)也许可以算一个,该药物通过对减肥需求的额外覆盖,同样有着打开巨大需求的能力。

  人们在 GLP-1RA 治疗糖尿病的途中,发现其可以帮助患者减重,于是额外发掘了其减肥的潜能,而且作为减肥药,副作用并不明显。

  看到目前世界高居不下的肥胖率,规模庞大的肥胖人口,而本身糖尿病市场就是个千亿美元的巨大市场。GLP-1RA 的市场潜力也逐渐被人们所意识到,事实上,目前临床效果最好的已上市的 GLP-1RA 司美格鲁肽 2022 年就有机会取得近 80 亿美元的销售额,有望成为诺和诺德销售额最大的单款药物。

  而目前礼来在临床 3 期的 Tirzepatide,更是整个赛道潜在的 best in class GLP-1RA,其临床成绩比司美格鲁肽还要好,因此,大家已经畅想,该款药物会成为未来世界最畅销的药物。

  而该药物的良好预期,不断抬升了礼来的估值,使得今年礼来市值甚至超越了辉瑞,成为了宇宙第一药企。

  GLP-1 ( 胰高血糖素样肽 -1 ) 是人在进食过程中肠道分泌的一种激素,以葡萄糖浓度依赖的方式增强胰岛素分泌、抑制胰高血糖分泌,并能延缓胃排空,通过中枢性的食欲抑制来减少进食量。GLP-1RA(GLP-1 受体激动剂)通过激动 GLP-1 受体来发挥降低血糖的作用,不仅有显著的降糖疗效,同时又有低血糖发生率低的优点。此外,因为 GLP-1 受体表达的组织不限于胃肠和胰腺,GLP-1RA 除了降糖、减少体重,还能降低心血管风险。

  关于 GLP-1 靶点的利用其实并不令人陌生,第一款药物艾塞那肽上市已有 17 年,而诺和诺德的利拉鲁肽也上市了 13 年。

  因此单就降糖市场而言,GLP-1RA 市场的增速仍会超越整个降糖药市场的增速,这也使得光是糖尿病领域,就足以让 GLP-1RA 药物成为一个大赛道了。

  2014 年,利拉鲁肽被美国 FDA 批准用于肥胖症治疗,拉开了 GLP-1 受体激动剂用于肥胖症治疗的序幕。但利拉鲁肽在减肥的应用一直不瘟不火,主要的问题是减重不太明显,患者更多是体重控制而非减肥,于是,GLP-1RA 开始进化。

  诺和诺德旗下升级的司美格鲁肽在减肥效果上全面超越了利拉鲁肽,司美格鲁肽的减肥效果非常显著,几乎能做到一半的人群在一个用药周期后实现 15% 的体重下降,而利拉鲁肽能使体重下降 15% 的人数只有 14.5%,尽管司美格鲁肽不良事件的发生概率也有所提升,但司美格鲁肽的效果确实提升巨大,使得它变成了一款真正立竿见影的减肥药。也使得患者的使用意愿大增。

  目前应用于减肥适应症的司美格鲁肽已于 2021 年中上市,而 2022 年前三季度,减肥适应症的销售额已经超过 4 亿美元,增速可谓相当惊人,当然,总的司美格鲁肽前三季度销售额达到 60 亿,这意味着 56 亿的收入仍来自于糖尿病。

  目前而言,为什么 GLP-1RA 可以成为一个药物大赛道已经非常明显,本身处于降糖药大市场中,假设未来 GLP-1RA 产品在降糖药市场占比达到 20%,那就就有两百亿美元以上的预期市场空间。

  另一方面,减肥市场有可能全面被打开,目前全球肥胖率超过 10%,换言之有接近 10 亿的目标患者人群,而这里面以欧美发达国家人群居多。

  但司美格鲁肽效果上远超过去的旧机制药物,而且安全可控,而其进化方向也点了长效给药,大概只需要一周用药一次,未来也许还会更长,达到两周一次,对于患者来说,用起来没有太大的负担。

  因此目前全世界都在快速接受用药治疗肥胖,特别是用迭代后的 GLP-1RA,虽然渗透的速率不那么快,但是一个巨大市场的形成已经可以看出苗头。

  按照测算,假设到 2030 年全球肥胖患者的用药渗透率达到 3%,而 GLP-1RA 维持现在大概在 1000 美元一个疗程的价格,那么最终将在产生每年 300 亿美元的市场空间,而且随着药物价格的下降所导致的渗透率进一步提升,这个市场也许比 300 亿还要更大些。

  而且就产品的使用特性来说,GLP-1RA 的机制在于降低食量,停药以后,若患者不注意生活和饮食习惯的改变,其减肥效果始终会有一定反弹。

  因此,若患者想在不节制的情况下长期维持苗条,那么就需要长期乃至终身用药,基于这个特性,该药物的生命周期将相当长久,这也是这个市场足以支撑高估值的基础——可持续性太强了。

  而糖尿病的治疗同样是一个长期用药的市场,堪称慢病之王,相关药物生命周期同样持久,所以一旦一款 GLP-1RA 的效果领先,成为了 best in class,在市场内将能产生超长时间的超高收入。

  尽管辉瑞目前旗下拥有世界销售额最高的两款药物,mRNA 疫苗和 paxlovid,但显然,这两款药物的生命周期都不会很长,持续 3 年只能给 3 倍 PE,而礼来的产品预期可以吃几十年,给至少 20 倍 PE,这就完美解释了为什么礼来会在不经意间超越了辉瑞,成为了市值最高。

  回望过去的一轮医药股大潮中,PD-1 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的符号,因为它代表着一个广谱的,疗效显著的创新疗法靶点,也确实造就了 200 亿销售额的 K 药。

  但这不意味着任何跟风研发这类药物的公司就能获得高估值,只有不断精进迭代,开发出相关赛道更优产品的公司,才会有机会乘风而上,现在管线中有 PD- ( L ) 1 的公司何其多,但投资者已经不再兴奋,线 取得行业超额表现的,似乎也只有产品疗效潜在领先的康方生物。

  另外,减肥市场是否可以完全打开,大概能到多少,谁也说不准,新的 GLP-1RA 长期使用的证据也缺乏(毕竟上市不久),所以,长期也有一定不确定性。

  所以对于 GLP-1RA 相关产品的投资,并没有那么简单,还是要立足于其疗效和创新特性,跟踪其渗透率状况及各方的使用反馈来见一步走一步,但毫无疑问,这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投资者和医药从业者需要重点关注的方向。